主題展覽

面目全非:文學與藝術影像裝置展
2018/10/02~2018/10/02
2018/10/2
跨領域藝術研究所
高雄師大
2樓展區
不限
文字總是有效地記錄並且擴散都市的場景以及人類內心情感,文學的昇華又將個人觀點嵌入某種集體社會的心靈與意識,而文本又始終是藝術家作品生成過程場面調度的豐富素材。這種對於二維文本的轉譯過程可以被視作是某種臨摹的展現。書法水墨傳統裡的臨摹訓練,透過仿製原作習得書畫技巧,也往往從中發展出各具風格氣息的獨門別派;藝術家經由文本中介發展出的系列作品,則經由臨摹的過程逐漸發展出對於在地的某種保存與體認。

面對一個文學場景中的邊緣城市,我們已經很難從前輩作家的文本中辨認出現今的高雄都會脈動;中青代出生高雄的作家,也太多早已離鄉背井,散文書寫裡的場景,更多的是北城的街道巷弄,乃至異國獨生的風情。高度全球化的時代,移動也成為反身的重要關鍵,離開與復返,成為集體記憶與反覆書寫的持續生成推力。種種消逝的場景以及模糊猖狂的內心世界,倒映出高雄在陽光之都以及海港之城等都會意象以外的種種變遷與矛盾,臨摹因此擺脫了戲仿,反倒在反覆中凝聚了新意義。本展覽即藉由諸此模糊難辨的影像,嘗試在崩壞失序的景觀社會中,提出一個關於在地書寫與閱讀脈絡的激進提問,並期待以此呈現與喚起更多不同的思索和實踐。

除了二樓展覽,高師大跨領域藝術研究所並規劃兩場座談【開幕式:策展人X創作者對談】、【藝術、文學與地方的互文性】,期待您來共同參與。

【面目全非:文學與藝術影像裝置主題展】

▋展期:10/02-11/04
▋地點:高雄文學館二樓展區
▋策展人

賴曉瑩。
1994年生,高雄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地理學系畢業,目前就讀國立高雄師範大學跨領域藝術研究所。研究興趣為歐陸左翼思想與影像哲學,現為共藝術合作社社員之一。
曾參與:姚瑞中+LSD《海市蜃樓III》、立方計畫空間《諸眾之貌:滋事》聯展、共藝術合作社《操作手冊》聯展及《打狗魔幻地誌》聯展。

▋作品/創作者

回家的路
●藝術家李顏則透過長時間蹲點黃埔新村,以短篇小說的書寫重新審視帝國治理與資本宰制如何讓地景與記憶更迭

❑創作者
李顏。不學無術,創作型打工仔,有話想說的人。
❑創作自述
回過頭來,望向暫居了兩年的黃埔新村也即將到了需要告別的時刻,過程中看見許多原住戶時常至此探望自己的「老家」,並且漸漸凋零或遠去,有些當初田野調查做的對象不再,將近三年了,土地因其價值而被強迫翻新,擾動不停,住民來來去去,而我也終究是個過路客,在僅有不多的時間裡試著用自己的「居民」身份,記錄與整理他的聲音。

--------------

今日,狂/框,我所偷窺的世界
●受到村上龍《共生蟲》的啟發,刻劃出個人對於高雄地方的癲狂觀察。

❑創作者
李承曄。高雄人,80青年,不喜歡規範,努力求生中,工作領域橫跨影視、視覺、表演藝術,試圖利用自我角度,來為社會議題書寫一個不一樣的觀點,引起更多人討論,近期創作主題,多以「繭居族」為主。
❑創作自述
這是個不被對等的世界,我們被框在一個五花八門的世界裡,看似自由、五彩繽紛,能夠選擇自我所寄望的生活,但事實上這世界框框,並不是我們可以生存的世界。我們不能正大光明看著世界,只能用奇妙地偷窺方式,憂鬱地生存著。

在這被框的世界裡,可以用狂方式,去看待這世界,厭惡、憂鬱、無奈。

--------------

醜女作為另一種生物
●透過月涵文學獎散文類得主劉璩萌的〈醜女〉一文以及約翰伯格的論述,經由身體的隱喻回應高雄作為島嶼以南以及國家工業發展重鎮的失衡。

❑創作者
蔡舒帆。對於影像書寫及電影有研究的基底,目前為高師大跨領域藝術研究所在學生,所涉及之藝術評論及作品皆與攝影、影像創作、電影相關,喜好翻玩自攝擺拍及投影效果,目前研究影像音樂對拍技術,熟知影像理論、投影拍攝、時尚攝影。

❑創作自述
「我有時覺得,漂亮女人跟醜女人是兩種不一樣的性別,截然不同的人種。」醜女接近豬、或者龍。何謂醜、美的分別,說教教導標準沒有一定,社會卻一定。不是單談性別,而是那些被父權利益遺棄的人們,「怨」這個世界能賞點慈悲。「如果有一天,一個罐頭開始往自己身上貼起標籤來,你也許可以視為是一種行為藝術吧。」不無是有,以第30屆月涵文學獎散文類得主劉璩萌的《醜女》互文顯現當代無鹽少女,這是一個醜女的高度亦自尊,用盡影像表達如何透過約翰伯格的鏡子反映自己,意使觀眾在觀看的同時能感受到鄙視。

--------------

浮洲之檔案的檔案
●從林曙光的《打狗瑣譚》開始,蔡濟安嘗試透過愛河浮洲的傳說,開展對於高雄在地數十年空間政治經濟的巨大變動。

❑創作者
蔡濟安。可能的影像創作者,可能的書寫者,可能的策展人;也是可能的教育人員,可能的木工,可能的傢俱店店員以及可能的餐廳端盤子小弟。曾獲文學獎以及桃源創作獎,有鑒於之前作品太過嚴肅,近期想走幽默詼諧路線。

❑創作自述
在作法上,第一個檔案的意思是該作品曾經出展兩次,所以對於過去展出的形式有了一些經驗的累積,而這樣的累積已經成為了一個既有的事件,這些經驗與資料成為了第一重的檔案;第二個檔案則是透過第一重檔案之殘餘--不論是展出形式或者是觀看敘事—加以重組,重新詮釋該作品。

在內容與形式上,仍是回到一開始的想法,「一塊土地的漂流如何可能」,也就是更聚焦在一則故事或者事件如何取得流動性,而這個流動性除了單方面的給予以外,它又如何透過被放置在不同的位置而傳達應有的情感。所以不論是可拿取的畫報或者組圖式的書背,除了能夠閱讀以外,也希望透過這種流動開拓出新的可能與相遇。

在選書方面,除了原來的文本,更挑選了一些關於殖民或者移民議題的小說,亦有高雄在地文學與馬華文學,這些題材也都是在描述一座一座的浮洲,也希望透過這種閱讀方式打開不同時空的流動維度。對我而言,作為一個無地方感的人,或許這也是一種尋找地方的旅途罷。

【開幕式:策展人X創作者對談】

▋開幕式:面目全非:文學與藝術影像裝置創作者對談
▋時間:10/06,14:00-16:00
▋地點:高雄文學館一樓大廳

【藝術、文學與地方的互文性】

▋時間:10/07,14:00-16:00
▋地點:高雄文學館一樓大廳

▋主持人:賴曉瑩(「面目全非」策展人)
▋與談人:黃孫權(前《破報》總編輯)

愛河整治、臨港閒置倉儲用地文創化、眷村改建、紅毛港遷村、果菜市場強拆……十餘年來,高雄都會地景經歷巨大變化,工業用地經由都市計畫審議逐步蛻變成住商用地,高樓拔地起,嶄新的旗艦型建築充塞所有綠地和水岸的背景。

《當我們面目全非》嘗試透過藝術家的視野帶出整個高雄的景觀變遷與都會生活再思考,然而,藝術在整個地景打造與房地產經濟裡面逐漸扮演重要的推手,本該是批判的力量卻也被當代資本主義吸納成為同路人。本次座談,將邀請前破報總編輯黃孫權,一起反思藝術與地方之間的互為因果,以及文學在其中起到的中介與紀錄作用。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