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記錄

【活動記錄】文學咖啡讀書會:九月|友誼的隱喻
2019/09/21~
一樓咖啡空間
高雄文學館
▌ 活動流程/選文

●流 程:

第一階段|咖啡師手沖教學
    |分組練習與觀察:「工作日」、「夜晚」、「宿醉」。
    |夥伴共分為三組,每組三人,分別負責「沖煮」、「觀察」、「飲用」,捕捉、拍攝夥伴專注的表情,以及對大家分享未經咖啡師提示前的飲用感受。

第二階段|咖啡師手沖教學:咖啡萃取原理,如何導致不同味覺層次?
    |交換沖煮心得與觀察心得,發掘沖煮考量和對他人的觀察。
    
第三階段|咖啡師的品嘗分析與引導。
    |學員飲用、品嘗咖啡味道。

第四階段|學員分享本次選詩的理解。
    |企劃專員文本分析與引導。

第五階段|主題串聯:友誼的隱喻
    |結合閱讀與味覺書寫練習。

●選 文:
1. 〈我承認〉◎顧城《回家──顧城精選詩集》,2005。
2. 節錄〈唯一能給我啟示的是我的夢〉1992年訪談◎顧城、Simon Patton,《回家──顧城精選詩集》,2005。
3. 節錄〈第四章 諸如此類〉頁130-140◎亞歷山大˙內哈瑪斯著;林紋沛譯《論友誼:穿梭哲學、藝術、文學、影劇,探詢歷史河流中的友情真相》,2018。

▌咖啡師陳易揚的烘焙心得

這次的程序是我設計的,特別讓夥伴們練習將已經透過命名,限定想像範圍的咖啡豆,用自己的闡述方式口述味道。也就是說,第一階段其實是讓大家試著揣摩我對於咖啡的設定,當一位烘豆師用「工作日」、「夜晚」、「宿醉」去描述他的作品,大家究竟會品嘗到什麼?這個過程,應該就像是F編一直想讓大家理解的「文字組成如何導致、如何解讀出不同閱讀層次」吧?

另外就是使用了比較複雜的活動程序,分組要進行別人的沖煮觀察,還有在知道咖啡萃取原理之後,不干涉沖煮人的情況下,描述品嘗到的味道。這究竟會不會影響到夥伴們更強烈的意識到萃取適當、不足和過度的狀況呢?

▌F編導讀

「我承認
看見你在洗杯子
用最長的手指
水奇怪地摸著玻璃

你從那邊走向這邊
你有衣服嗎?
我看不見杯子
我只看見圓形的水在搖動

是有世界
有一面能出入的鏡子
你從這邊走向那邊
你避開了我的一生」──〈我承認〉顧城

9月,本場次是年度讀書會實驗性最強烈的一場。透過咖啡師設計的活動流程,我們將對彼此進行保持距離,但又有著共同知識基礎的行為理解和詮釋。

顧城的詩作〈我承認〉,並沒有直指「友誼」或任何其他人際關係的主題,這次之所以使用「友誼」為其中一種解詩的線索,僅僅是提供一種分析方法,暗示詩文字在結構的限定之下,能擁有無限的對應空間。

而「友誼」這樣的主題`作為隱喻,則在本次讀書會中,對應我們觀看彼此、理解彼此、錯過彼此的種種。我們本都是陌生人,在一次活動的召喚中,出現在同一個空間。在陌生的互動中,他人究竟是我們的鏡子,或者我們成為自己的路徑?

《論友誼》書中的論點指出,我們只能因為限定的空間、事件,去認識身邊的人,也只有特定的空間和人,會讓我們表現並成為自己。在這次文學咖啡讀書會中,透過分組、觀察、實作,不同任務的分工,讓陌生的彼此,透過這一次咖啡空間的相遇,彼此詮釋、產生意義。在彼此的觀察和分享中,某些時刻,我們會驚訝的發現,所謂知己,並不一定像我們想像的那麼困難,那麼遙遠。

▌書寫練習

●夥伴A

頭痛,那純是一種狀態,如飽腹,當舌尖味蕾瀰漫整口植物芳氣,在那無盡的迷惘中探尋經驗的知音,酸苦甜帶領漂泊不定的意象,讓人們焦急又分散,好似花朵的盛開與枯萎,當電話響起,是選擇連結或是不語?被浸滿的每粒咖啡粉發散的氣味,才是觸發機遇的關鍵。

●夥伴B

你說你受夠單方面分享自己的生活,即使對話框的人數超過一人,但為何這個世界只有單一面貌呢?你說你曾抓到一隻不知名的昆蟲,異想天開地將它關在玻璃罐裡,傾斜放置一夜,就如同現實世界裡的不平衡,多人的群組只有單一種聲音。於是你嘗試在罐子裡加入肥皂水,搖晃產生漂亮的泡沫,昆蟲卻溺死在其中。最後,你仍在群組,聲音消失在世界裡。

●夥伴C

你知道/無論是哪個遠方船運而來的豆子/風味、香氣以及諸如此類形容詞及名詞/當喝到無法入飲的時候/都是一樣的狀態,比如想不起昨日的晚餐/朝晨的工作/或是剛才到家的時間/夜、日、貓或你我/都一律稱作咖啡醉/有時我不大能掌握/關係之於你我/或偶然的第三人以上/我知道/眼界模糊的時候/我所凝視的本來就是你以外的世界/我所能凝視的是你以外的世界

●夥伴D

我非常著迷於生活中的各種隱喻,它們狹猾的藏匿,我們有時必須脫離現實的,觀照自身。就如同一個潛意識暴力讓你更清楚的指向你自己。

●夥伴E
你如何能走進這?帶著自己,或者沒有。此刻,意識交錯,像極左右邊不同方向打下的光,而產生相疊又畫出界的影,像極終有一日一時一刻一剎,揮手作別。感受,是什麼呢?偶使人焦躁,似將盡的筆墨,卻不像你,暴走的臉際。當皮脂油光曬在你雙頰,我是不忍見的。

●夥伴G

萬有引力,大家都各自的大家。顧城在北京出生,算是比較幸運的中國人民吧?他遭遇過留黨察看的時光,那是一個很壓抑、無法看到自己的生命的日子?他不認同不敢認同的那個「你」,那個你其實是鏡中的自己:因為不認同、不敢認同,所以沒見過幾次(只在鏡中),所以錯過了自己的一生?

●夥伴H

我跟咖啡不熟,也談不上喜歡,但這是我第一次體驗。我喜歡這裡鵝黃色的燈,還有咖啡色調的空間。沖咖啡的時候那個豆子味道衝了出來,我感到有些驚訝,驚訝於跟我往日聞到的傳統味道不同,跟我一組的2位姊姊人很好,我們經歷了一次和諧的分工合作。我喜歡自己的文字描述,真實活潑,最吸引我的仍是水杯邊的像鑽石閃耀般的小水珠。

●夥伴I

你說你受夠單方面方想自己的生活,即使對話框的人數超過一人,但為何這世界只有單一面貌呢?
你說你曾抓到一隻不知名的昆蟲,異想天開地將它關在玻璃罐裡,傾斜放置一夜。
就如同現實世界裡的不平衡,多人的群組只有單一種聲音。
於是你嘗試在罐子裡加入肥皂水,搖晃產生泡沫,昆蟲卻溺死在其中。
最後,你仍在群組,聲音消失在世界裡。

●夥伴J

非常特別的經歷--論友誼。以文學中的隱喻相比於友誼,對我來說相當迷人。這禮拜學校課程討論的也是友誼,但討論指觸及皮毛,今天則帶來不同面向和深度,今天也感受到自己儘管事前擔憂、緊張、顧慮,卻那麼自然而然地投入與陌生人的互動。

●咖啡師

咖啡與我很合拍的,咖啡可以讓我將精神蔓延開來直至午夜。 因為我是很雙魚的雙魚座,雙魚喜歡夜晚的氣氛,寧靜的夜晚像是關上了某些不必要的感官然後更精準的用感知捕捉到了我想捕捉的事物,有點像是有許多事物就在半夜這個時間點來到雙魚的生活中,例如我剛讀到的這本書。──關於適當萃取

有許多人不會意會到白天生命感的稀薄,總是事事光彩奪目,似乎什麼都有了、什麼都交代得過去。 白天的節奏太快了,來不及感知,或是也沒時間感知到什麼。 或是爆炸的資訊不懂提醒什麼你沒有,所以真的擁有太少? 白天太稀薄了、節奏太快了,我有的太少了、一切太不足了! ──關於萃取不足

還記得上次按摩是什麼時候嗎?
你在過生活,你努力地過著生活,你使用身體命令他們努力地為你創造幸福快樂的生活。現在肌肉們唉聲嘆氣:「又痠又苦又澀啊!」 適時地排解身體的疲勞才能更有力氣生活喔!去按摩嗎? ──關於過度萃取

▋文學咖啡讀書會

每月一場,擇時公布,預先報名、無低消限制。

「文學咖啡讀書會」的核心目標,是以咖啡體驗工作坊的經驗為基底,強化文字與咖啡風味的隱喻關係,並且以咖啡味覺的開發對應閱讀的想像,來認識作品。讀書會夥伴在咖啡中,同時進行文學閱讀與分析的學習歷程,「烘培深淺」呼應文字質地的輕重;「不同的處理法」則呼應一個主題怎麼發展出不同內容。最後,以親自實作萃取風味,把味覺與手沖的連動體驗和不確定性,對應書寫的練習。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