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109年高雄青年文學獎_得獎作品】歐泥〈寄生假說〉
2020/12/06~
2020/12/06~2020/12/06
16-30歲組︱圖文創作類︱三獎︱歐泥
109年高雄青年文學獎
【評審評語】〈寄生假說〉評語/黃廷玉/

人畫圖這件事情,好像有本身有自己的意識,而且會產生改變,以及它可能會模仿或者反應出宿主的情慾。而作者想表現出的一個性靈世界,並非實際存在的東西,是如我們的想像、精神世界所存在的一些線條或型態。其說是完整作品,不如說是很好的概念,可再延伸成更完整的作品,無論是圖像或是文字,都很合適。

【得獎者】

歐泥,有在高雄讀過書的台南人。從有記憶開始就喜歡畫畫,只要有寫自我介紹的機會,都會寫自己沒有正式習畫,留下訊息給過去焦慮的自己。和文學的關係是曾經想讀文學,但大考寫作文時動真感情,哭到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最後國文分數無法報名相關科系,這種無緣的關係。

【得獎感言】

說是得獎感言,腦中浮現的都是道歉啟事。

像是只因為當天和朋友聊到比干的傳說,回神過來已經在無法修改的刮畫紙上用沾水筆劃出「討厭空」三字,只好把心菜寫完,之後一直在內心和無辜的蔬菜道歉。

正如同開頭提問的是創造行為中無法解釋的現象,還沒到結尾又被未知的力量主導,再次在沒打草稿的即興發揮中形成非預期的作品。再倒回去看最初的想法,大概是「發現了一個最後一次有資格參加的活動,簡直是與青年時期訣別的送行會。」

接著認真籌備這場重要活動,試圖把所能蒐集到的,走到現在的創作軌跡整理成婚禮上常見的那種投影片,反覆思考如何用最好的方式陳述。

宴會開始,成群的老朋友們不期而至,主辦人我在一片混亂中安排好座位,和大家敘舊乾杯,還有人不斷提起很想忘掉的黑歷史,結果重點還沒開始就爛醉如泥了。但或許這種泥醉狀態,和我失控的青年時期和不穩定的作品們,比起原先要平鋪直敘和充滿計畫的故事更為相似吧,如此一來,紀念的目的也達成了。

寄生物們傳達給我的也許是,根本就沒有我所以為的歡送儀式,時期的斷點,書寫歷史的時刻也還沒來到。創作就是如此未知、艱難、非線性、難以掌控,只能在認知到其本質之後,與事實一起生活下去。
謝謝親朋好友支持這個遲遲未能站穩腳步的我創作到現在。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