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報名】影詩沙龍系列:女人,Kipuka!(共四場)
女人。作為動詞的女人,怎麼迸裂、碎流、結塊?
一如夏威夷語的Kipuka,被熔岩流圍困的一塊土地。
不被吞噬的倖存物,一座孤島。
女人,被什麼圍困、被什麼逼現,還在波動的邊境?

⇢⇢⇢⇢▲⇠⇠▲▲▲⇢⇢▲⇢⇢▲⇠⇠⇠⇠⇠⇠⇠⇠⇠⇠▲▲▲

▲策畫主持▲

吳俞萱,詩人。著有詩集《交換愛人的肋骨》、《沒有名字的世界》;攝影詩文集《逃生》、《忘形──聖塔菲駐村碎筆》、《死亡在消逝》;文集《居無》、《隨地腐朽──小影迷的99封情書》、《對無限的鄉愁》。曾獲選東華大學「楊牧文學研究中心」青年駐校作家、原住民文創聚落駐村藝術家、美國聖塔菲藝術學院(Santa Fe Art Institute)駐村作家。

▲活動場次▲

11/2(二)⇢⇢▲【影】路易.馬盧《烈火情人》
⇠⇠⇠⇠⇠⇠⇠⇠⇠⇠▲【詩】保羅.策蘭〈讚美遙遠〉
▲報名⇢⇢⇢⇢⇢⇢https://forms.gle/q7cdi7hazmatzde26

11/3(三)⇢⇢▲【影】劉家欣《月亮女孩》
⇠⇠⇠⇠⇠⇠⇠⇠⇠⇠▲【詩】蘇淺〈給詩,或者愛〉
▲報名⇢⇢⇢⇢⇢⇢https://forms.gle/cy21gYa8HDUg7D5Y8

11/4(四)⇢⇢▲【影】侯貝.格迪吉安《當愛再來的時候》
⇠⇠⇠⇠⇠⇠⇠⇠⇠⇠▲【詩】瑪格麗特.愛特伍〈內陸之旅〉
▲報名⇢⇢⇢⇢⇢⇢https://forms.gle/W4ec1dMbdKhoc8WW9

11/5(五)⇢⇢▲【影】瑟琳.席安瑪《燃燒女子的畫像》
⇠⇠⇠⇠⇠⇠⇠⇠⇠⇠▲【詩】康明斯〈有一處我從未去過〉
▲報名⇢⇢⇢⇢⇢⇢https://forms.gle/gyZxHUSTkyqVXhGv7

▲活動形式▲

14:00~16:00觀看電影
16:00~18:00討論電影,以詩相應

⇢⇢13:40開放報到,出示報名成功通知入場。
⇢⇢採自由入座,無固定座位,文學放映室包含階梯座位21席、移動座位27席。
⇢⇢電影放映後20分鐘,不再開放入場,每場次14:01開始開放現場候補入場。

⇠⇠影詩沙龍會在放映之後,電影放映與影像和詩文字對應關係的交流與討論。
⇠⇠文學放映室空間人數上限為50人,依中央疫情指揮單位最新公告及時調整。
⇠⇠主辦單位將於報名額滿後,活動開始前的週末,寄送報名成功通知。

⇠⇠占用名額無故未到,會影響之後報名資格喔!
⇠⇠報名成功通知後,若有名額釋出,會按照報名順序,主動致電通知候補。
⇠⇠若有需要主動取消,請您再次填寫表單,並於簡答區註記取消原因即可。

▲活動地點▲

高雄文學館二樓文學放映室(高雄市民生二路39號)

▲影詩文字▲

11/2(二)⇢⇢▲【影】路易.馬盧《烈火情人》
⇠⇠⇠⇠⇠⇠⇠⇠⇠⇠▲【詩】保羅.策蘭〈讚美遙遠〉

在你眼睛的泉水裡
撒著迷宮之海的漁網。
在你眼睛的泉水裡
海洋恪守諾言。

我在這裡,一顆
在人群中流連的心
脫去我的衣服脫去誓言的光澤:

在黑中更黑,我更赤裸了。
只有不忠我才真實。
我是我我才是你。

在你眼睛的泉水裡
我漂流並夢著獵物。

一個網捕住一個網:
我們在分離中糾纏。

在你眼睛的泉水裡
一個被絞死的人勒死繩子。


⇢⇢⇢⇢▲⇠⇠⇠⇠⇠⇠▲▲▲⇢⇢⇢⇢⇢⇢⇢⇢▲⇢⇢▲⇠⇠⇠⇠⇠⇠⇠⇠⇠⇠⇠⇠⇠⇠⇠⇠▲


11/3(三)⇢⇢▲【影】劉家欣《月亮女孩》
⇠⇠⇠⇠⇠⇠⇠⇠⇠⇠▲【詩】蘇淺〈給詩,或者愛〉

我喜歡過你嗎,我還會喜歡
我厭倦過你嗎,我還會厭倦
你在我的手上我扔掉你
而你等在另一條路上和我相遇

你有一匹馬
掀起所有這些年的塵埃,而我還年輕
年老有它自己的國家

我看著一些日子開始,而另一些消失

我聽見花朵轟鳴,我進入
我感到虛無之美,沒有誰要求我留下什麼

我只想要你在
我需要你的完整勝過完美

當你到來,我沒有侷限
沒有鎖
我敞開,什麼也不懷疑

天黑了,我只等待月亮升起,我將經過它

⇠⇠⇠⇠⇠⇠⇠⇠⇠⇠⇠⇠⇠⇠⇠⇠▲⇢⇢⇢⇢▲⇠⇠⇠⇠⇠⇠▲▲▲⇢⇢⇢⇢⇢⇢⇢⇢▲⇢⇢▲


11/4(四)⇢⇢▲【影】侯貝.格迪吉安《當愛再來的時候》
⇠⇠⇠⇠⇠⇠⇠⇠⇠⇠▲【詩】瑪格麗特.愛特伍〈內陸之旅〉

我注意到某些
類似處:幾座山丘
放眼望去平滑得像牆面,焊接
連結,我一動
它就打開
讓我進去,一變而成
大草原無邊無際;那些瘦如
紡錘的樹通常蔓生在
沼澤區;這國家窮得很
懸崖的陡峭不為人知
除非徒手接觸,也因此
無從親近。通常
那旅程不是簡單的從一點
到另一點,像地圖上的
虛線,位置在方正
平面上規劃好,而是
我得在糾結圍繞的樹杈間
游移,在空氣的羅網和交替的
光與暗中片刻不能停
除此
沒有終極目的
當然也有些
差異:它缺少可靠的標示圖
問題更大的是那些讓人分心的細節
不該有的椅子底下荊棘叢裡
你的鞋;廚桌上
透亮的白蘑菇和
水果刀;一個句子
與我錯身,潮濕得像一截斷木
在昨天我確定經過的小路
(我又在
兜著圈走嗎?)

但危險主要在於
許多人到過這兒,而只有
少數全身而返

羅盤是沒用的
試著依照太陽
古怪的移位訂定方向
也沒用
文字在此更毫無意義
像是在空曠的荒野
呼喊
不論如何我得
保持覺醒。我知道
在這兒,比任何其他地方
更容易永遠迷失

▲▲⇢⇢⇢⇢⇢⇢⇢⇢▲⇢⇢⇠⇠⇠⇠⇠⇠⇠⇠⇠⇠⇠⇠⇠⇠⇠⇠▲⇢⇢⇢⇢▲⇠⇠⇠⇠⇠⇠▲

11/5(五)⇢⇢▲【影】瑟琳.席安瑪《燃燒女子的畫像》
⇠⇠⇠⇠⇠⇠⇠⇠⇠⇠▲【詩】康明斯〈有一處我從未去過〉

有一處我從未去過,未曾體驗而
令人欣喜,你雙眼特有的沉靜:
和你最纖弱的姿勢裡是環抱我之物,
或是因爲太近我不能觸摸之物

你最輕巧的一瞥將輕易地展開我
儘管我已如合起的五指
你總像春一瓣瓣地展開我
(神秘而巧妙地觸)她的第一朵玫瑰

或許你想合上我,我即和
我的生命迅速地合攏,漂亮地,
一如花心的幻覺裡
無邊雪來片片寒悸

這世上我們看不到什麽
與你濃情的纖弱之力媲美:其質地
以其天國之色迫使我
用每一呼吸表現死與永恆

我不知道是什麽讓你合
與開;只是我隱隱地懂得
你眼睛的聲音比所有的玫瑰還豐厚
沒誰,甚至雨,也沒有這樣的小手

⇢⇢⇢⇢⇢⇢⇢⇢⇢⇢⇢⇢⇢⇢⇢⇢⇢⇢⇢⇢⇢⇢⇢⇢⇢⇢⇢⇢⇢⇢⇢⇢⇢⇢⇢⇢⇢⇢⇢⇢⇢⇢⇢⇢▲
回上頁